加快評估立法 建設法制行業

    [導讀]星移斗轉,時光荏苒。中國資產評估行業已經走過了20余載春秋。資產評估法歷經近10年的廣泛調研和充分論證,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財經委、法工委的精心組織下,已經走過了一審和二審的流程,即將進入三審階段。這個好消息振奮了無數評估人的心。千萬雙眼睛關注著北京,期盼資產評估法早日出臺,期待著資產評估行業法治時代的來臨。
    關注一:無法可依

    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副會長、中通誠資產評估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公勤:
    盡早終結基本法“缺位”的“尷尬”
    接到記者采訪的電話,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副會長、中通誠資產評估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公勤忍不住說:“真希望這是最后一次呼吁出臺評估法。”
    這,也正是資產評估行業和評估人多年來共同的心聲。

    亮出法治時代的“尚方寶劍”
    今天,像資產評估這樣發展了20余年還沒有基本法的行業,在中國已然不多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中指出,凡屬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據。在整個改革過程中,都要高度重視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發揮法治的引領和推動作用,加強對相關立法工作的協調,確保在法治軌道上推進改革。

  國家治理層對法治的看重,無疑是資產評估行業加快立法的福音。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也強調指出,要貫徹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精神,制定資產評估等法律。

  劉公勤告訴記者,20多年來,我國資產評估的法律制度建設已經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果,資產評估法律制度框架已基本形成。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一套以國務院頒布的《國有資產評估管理辦法》和《公司法》、《證券法》、《企業國有資產法》中相關條款為總體要求,以財政部等政府主管部門頒布的資產評估部門規章為主體,以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司法機關和政府部門頒布的相關法律、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等涉及資產評估管理的相關規定為重要內容的法律體系。

  但毋庸置疑的是,作為市場資產價值的計量標尺,資產評估行業依然缺乏一部單獨、統一、系統、完整的基本法來統領相關法律制度。

    基本法“缺位”意味著法律無約束

  正如劉公勤所說,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了“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而建設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建立公開、透明、公允、健康的市場定價機制,離不開資產評估專業服務。

  但基本法的缺位使資產評估的法律地位得不到明確,資產評估機構和注冊資產評估師的權利責任得不到法律的?;び朐際?。

  “從我國的資產評估實踐來看,資產評估法律制度仍然存在著制約行業發展的重要瓶頸問題。”劉公勤說。

  正緣于此,《中華人民共和國資產評估法(草案二次審議稿)》(下稱“草案”)受到了資產評估行業內外的一致贊譽。劉公勤告訴記者,當前的草案最大限度地調動了各方面的積極性,統籌兼顧了各方面的具體情況,既尊重評估行業的歷史與現實,又著眼于行業未來的健康發展,既立足于中國國情,又注重借鑒國際經驗。

  更重要的是,“草案”充分體現了簡政放權、政社分開、強化行業自律管理的改革思路,進一步理順了政府和行業協會的關系,厘清了政府監管和行業自律管理的職能。”她說。

    要簡政放權更要放管并重

  簡政放權,進一步精簡了行政監管職能,發揮了自律管理功能。這無疑是資產評估機構的紅利。但劉公勤依然有著擔憂。

  比如,“草案”取消了評估機構設立的行政前置審批。再如,將制定主要執業準則標準、監督管理注冊評估師和評估機構的執業情況等調整為自律管理的內容,并取消了“資產評估行業管理部門依法對評估機構執業質量實施監督檢查”這一規定。

  這些規定無疑使政府的職能定位更加科學合理,但在“簡政放權”的同時,我國也提出了“放管并重”??悸塹僥殼捌攔闌溝氖導是榭?,劉公勤擔心,如果取消了評估機構資質審批,有可能造成一哄而上的評估機構之間不良競爭的局面。這對資產評估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顯然不利。

    而在其他有關法律中,也存在關于評估機構資質的相關規定,如《證券法》規定,資產評估機構從事證券服務業務,必須經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有關主管部門批準。這樣一來,就會造成法律規定之間的沖突矛盾。為此,她建議由行業協會負責評估機構的設立管理,并做好相關法律規定之間的銜接。

    關注三:法律責任

    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副會長、中聯資產評估集團董事長王子林:

    法律責任應當符合評估行業專業特點

    查閱“草案”可以發現,此次審議對充分發揮行業協會在資產評估中的作用、加強對執業注冊的監督,規范注冊評估師的執業活動、強化其義務和責任等方面均作了修改,同時,進一步細化了評估師、評估機構的法律責任相關條款。

    在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副會長、中聯資產評估集團董事長王子林看來,評估法的出臺將會明確評估的法律地位,使得評估行業步入有法可依、規范管理、長治久安的可持續發展道路。

    明確職能方能明確責任

    “只有把握住評估的基本職能,才能夠合理地界定委托方、相關當事方、評估師、評估機構在評估活動中的法律責任。”在王子林看來,評估的基本職能是價值發現而不是定價,是掌握專業技能的專業人員,依據專業經驗、履行專業程序、采用專業方法來揭示資產價值的主觀活動,本質上是為了解不存在直接價格的資產價值提供價值參考依據。

    事實上,現階段的評估業務有提供價值鑒證的法定業務,也有為管理者提供資產管理工具的價值估算咨詢業務。但無論哪種業務,評估都不能代替當事方對交易價格和策略進行的管理決策。

    評估難為市場的“裁判員”

    值得注意的是,在“草案”中,對于評估師和評估機構的違反本法行為,如利用開展業務之便謀取不正當利益的,以惡性壓價、虛假宣傳等不正當手段招攬業務的等行為處以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

    “這些違法行為很難判斷,而且也與評估是否客觀和公允無直接邏輯關系,很多屬于職業道德范疇。”王子林對于上述條款持不同態度。

    他認為,“草案”對這些行為的處罰過重,不符合權利和義務平等原則,即承擔的風險和責任要與其取得的利益相對稱的立法原則。

    另外,“草案”規定注冊評估師、評估機構在執業活動中給委托人或者其他相關當事人造成損失的,要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雖然社會期望評估能夠給出公平價值,但主、客觀條件的硬約束導致評估做不了市場的‘裁判員’。”王子林認為,受到外在條件和主觀認知的影響,相關當事方提供信息的真實、準確、完整性會直接影響到評估師的主觀判斷,不同評估師對同一評估對象也可能得出不同結果。

    顯然,評估的一個“估”字準確道明了專業特點。

    因此,對于評估機構和評估師的經濟責任的界定問題,王子林表示,要充分考慮評估結果的主觀性特點,在確定責任時,不應以部分人的認識或事后結果差異判斷評估結論存在問題。

    同時,評估師和評估機構應當參照醫療鑒定和職業鑒定的做法,建立權威的鑒定機構,對評估師和評估機構是否存在主觀故意過錯及過錯導致的損失進行鑒定。

版權所有:陜西天一企劃林業有限公司
ADD:陜西省西安市經開區未央路126號賽高國際大廈D座2502室
電話:029-86518705 傳真:029-86511324 馮經理:13991820421

{ganrao} 188比分直播手机版直 环保和新能源股票推荐 澳客网竞彩足球比分直 nba比分最大的比赛 在线好友打麻将软件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 大赢家比分足球比分即是比分直播 310篮球比分直播 对决沙龙 股票行情软件大全 科乐吉林麻将群哪里找 银色雌狮4x 债券基金配资 八闽福建麻将怎么能赢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足球比分直播